当前位置 >> 高雄外送茶

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

发表于 2012-11-05 | 标签: 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

後發出清脆聲響,六個女孩子笑倒成一團,險些將啤酒打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翻。

週末的夜裏,美式餐廳“CITY”熱鬧滾滾。

藍雪惟、藍恬霏、蘇仲貞、原昕嬡、陸杏怡及苗安恬六個人是同一所大學的同學,因為各種因素所以六人在學校附近合租了一層樓,不但可以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分擔房租,同時也有個伴,四年的大學生活下來,A她們六人早已變成超級好朋友。

“畢業之後大家都要留在臺北嗎?”藍雪惟問道,她們當中不乏中南部北上求學的,雖然沒有人提過要回家鄉去,卻也不代表大家就肯定會留在臺北。

藍雪惟和妹妹恬霏會搬離家裏的原因,是因為身為音樂家的父母,展開世界巡迴演出去了,雖然父母早為她們安排由親友照顧,但她們並不想賴在別人家打擾。

再者,朋友們住在一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起也比較好玩啊。但如今畢業在即,一想到大家可能會各分東西,藍雪惟就格外感傷,彷彿是與家人分離似的。

在一番詢問後,總算確定大家都會留在臺北。

陸杏怡正忙著四處應徵工作、蘇仲貞是新科教師、原昕嬡將進入幼稚園工作、就連最內向的苗安恬也找到一份花店的工作,知道不會與好友們分離後,藍雪惟和妹妹都開心不已。

“對了,那雪惟和恬霏你們呢?”一人間道。剛剛淨顧著間別人,她們兩個倒是一句也不吭,太不公平了吧。

早在大四下學期之前,這兩個人就老是神神秘秘地不知在搞些什麼,好奇死她們這些室友了,今天非得從這兩姐妹的口中挖出一些東西來。

姐妹倆相識一笑,由身為姐姐的藍雪惟開口宣佈道:
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
“我們已經決定好了,要開一家服飾店,專門賣我們自己設計的產品。”

比起其他人,她們兩姐妹的家境也算是好了一大截,加上父母出國之前留了不少生活費,所以只要運用得宜,開店絕不是夢想。

“開店引都準備好了嗎?”

眾人大驚,這兩個人未免也太保密到家了吧?!就連同住在一起的她們都完全沒發覺。厚,真是太見外了!

就連與藍氏姐妹交情最久的蘇仲貞也完全不知情,她看著這兩位高中老同學,真不敢相信她們居然連她也瞞過了。

“你們兩個太不夠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意思了,連我也瞞……厚,早知道就不讓你們搬過來跟我們住了,還以為我們是肝膽相照的老朋友,結果……嗚嗚……”

蘇仲貞故作傷心地假哭著,餘下三人也一同起哄。

她們六人也不是打一開始就彼此熟識的。有的人是小時候的鄰居,有的人則是國、高中時的同學,只是剛好後來都念同一所大學,所以當她們需要在外租屋時,便憑著彼此間有點深又不會太深的關係聚在一起。

原該是單純的室友關係,但她們六人一拍即合,一下子就變成好朋友,再加上四年的朝夕相處,她們之間的感情更加緊密。

“啊啊,我和姐只是想要給你們一個驚喜咩,又不是故意要瞞你們的。”單純好騙的藍恬霏一下子就上當,還真當以為好友不原諒她們的隱瞞。

雖然妹妹被唬得一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愣一愣地,但藍雪惟倒是清醒得多,她沒有在這個話題上打轉,而是逕自笑著往下說:

“店面已經差不多選定了,接下來就等著明天去簽約。這店面可花了我們不少時間在看呢,因為想找個位置好又價錢合適的太難了,幸好總算給我們找到。雖然問題多多,但第一批商品倒是已經快弄好了,希望幾個月內可以順利開店。”

最近她們趕設計圖趕得很凶,雖然有點睡眠不足,但看到成品越來越多,那種滿足感非平常事物所能比擬的。

“等到第一批商品完成,我們一定會各送大家一套衣服的啦!”藍恬霏豪氣千雲地說道,彷佛開店的後續工作已經全部完成。

“不過你們也要多幫忙拉客人喔。”藍雪惟連忙補上一句,比起被沖昏頭的妹妹,她已經比較有商人的模樣了。

“這是當然的啦!”眾人開心地承諾著。

她們笑笑鬧鬧地訴說彼此的夢想,忘了夜越來越深,“CITY”裏的客人也慢慢喝醉了,因為六個人都是第一次光顧“CITY”,沒想到這家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與其說是餐廳,倒不如說是啤酒屋。隨著醉漢的人數增加,店裏也益發吵鬧。

“啊……好像喝太多啤酒了,我要去上廁所。”

藍恬霏隨口打了聲招呼便逕自離座,她已經有幾分醉了,想順便去洗把臉,清醒一下。眾人的談話興頭正熱絡,所以也沒有人特別注意到藍恬霏的離席,直到有人在空位上坐下,五人都還沒發現坐下的並不是藍恬霏——

“小姐們,怎麼全窩在這裏?沒有男人陪很寂寞厚?”

粗魯不文的嗓音伴隨著毫不客氣爬上藍雪惟手臂的粗糙大掌。藍雪惟嚇了一大跳,本該坐著妹妹的位子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個醉醺醺的男人。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

“先生,你坐錯位子了。”藍雪惟飛快撥掉男人的手,莫名其妙被陌生人碰觸的感覺非常噁心,尤其對方還咧著一臉淫笑,更讓藍雪惟毛骨悚然。

妹妹呢?剛剛好像有聽到她說要去上廁所,怎麼還沒回來呢?

“小賊……”男人醉得更厲害了,含糊不清的口齒讓他的臺灣國語更加嚴重。“偶素看泥們沒男倫陪,太口憐……所以好心來陪泥們捏……”

這時他打了個酒嗝,濃重的酒氣不知是灌了多少杯啤酒。藍雪惟恨不得躲得遠遠地,但男人似乎纏定她了,看她要躲開就立刻追上。

“小賊,偶特別喜歡泥的說……一個晚上多少錢啊?一說著,醉漢的手又準備摸上藍雪惟的手臂。

“請、請你不要再靠過來!”藍雪惟臉色發青,她對這種醉漢完全沒輒。她拼命朝好友們使眼神,哪個人快去求救啊!
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
“我去叫店員來幫忙。”

說著,苗安恬起身就想去求救,沒想到她剛站起身,醉漢的大掌就重重拍向桌面,發出巨大的聲響——

“偶都點了泥們的台,沒坐滿時間怎麼口以轉臺?!”

醉漢顯然已經醉得分不清自己身在何方,尤其是他剛剛那麼一下子,將店內厚重的木桌拍得碰碰作響,足可想見對方的臂力驚人。藍雪惟等五人嚇得動彈不得,只能慌張看著四周,期待店員會過來幫忙。

“店員!店員跑哪里去了?!快過來處理啊!”蘇仲貞氣急敗壞,收錢時動作挺快,真出了事要找人幫忙卻半隻鬼都沒看見,這算哪門子的鳥店啊?!

她以後絕對不要再來這家店了!
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
“噓……小賊,泥太吵了,小心偶不給泥小費……”醉漢搖搖食指警告道。

莫名其妙被當成陪酒小姐令五人氣炸了,但她們身邊既沒有可以幫忙攆人的男人,店員又不知全躲去哪兒,難道她們得繼續陪這色狼醉鬼嗎?

“小賊,泥長的真滴粉漂亮,給偶親一口,小費就給泥多一些。”醉漢說著,就真的嘟著嘴欲湊上藍雪惟的粉頰。

藍雪惟又驚又恐,她努力想推開醉漢,但對方無論是體格或力量都比她強壯許多,她的反抗無異是以卵擊石。

正當藍雪惟萬念俱灰地閉上眼睛,準備假裝自己是被瘋狗咬了一口,但前一秒還壓在她身上的重量瞬間消失,在下一秒鐘則傳出一聲砰然巨響——

藍雪惟立刻睜眼睛,原本纏著她不放的醉漢狼狽地跌倒在地,一名身形修長,看似斯文的男子笑眯眯地對他說:

“大哥,你走錯店了喔。”

醉漢暴跳如雷,直到剛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剛為止他都還左擁右抱,怎麼可能走錯店?!

“偶怎麼會走錯店?!泥這小子一副泊車小弟的鳥樣,又有漂亮美眉在,偶怎麼口能走錯店引”醉漢搖搖晃晃地站起身,還是不相信自己弄錯了。

男子一身西裝筆挺的精英模樣雖然被說成是泊車小弟,但男子沒有因此生氣,仍是笑眯眯地說道:

“大哥你不信啊?那我帶你過去瞧瞧吧?”說著,男子將醉漢扶起,然後一路拖著他往門外走去。

光看男子斯文的外型,實在讓人很難相信他可以輕輕鬆鬆拖著醉漢走路,途中他都一臉親切、笑容滿滿的模樣,直到店門開啟,男子一個使力將醉漢推到門外,而後重重關上大門,不讓他有機會再進門。

突然被丟出門的醉漢一時還沒會意過來,直到夏夜寒風將他的酒意吹醒,他才發現自己出了個大糗,這下醉漢也沒臉再走進店裏,只能低頭匆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匆離去,看樣子他好陣子都不會再出現了。

解決了這個大麻煩,男子得到其他客人們的熱烈鼓掌歡迎,男子微笑,並不為此驕傲。而方才一直隱匿不出的店員們也紛紛出現,繼續為客人們服務,藍雪惟等人看到這種情況不由得搖頭歎氣,這家店是再也來不得了。

“你們沒事吧?剛剛那個人有沒有傷害你們?”男子溫柔間道,他刻意多瞧了藍雪惟兩眼,因為她被騷擾得最多。

“沒事……幸好有你出面,真的是很謝謝你。”藍雪惟餘悸猶存,卻仍堅持一定要親口道謝,要不是他仗義相助,她們還不知道要忍受多少騷擾。

她感激地看著救援者,剛剛她實在太害怕了,根本沒能看清楚他的模樣,如今仔細一看,這個救美英雄還是個大帥哥呐!

他的模樣斯文帥氣,並不像電視上那種會上刀山、下油鍋、出生入死的超級肌肉男,相反的,他的相貌堂堂、氣質出眾,一看就是白馬王子型的好男人。

藍雪惟臉紅紅地,心兒也怦怦跳,簡直要分不清她此刻的心跳加速,究竟是因為剛曆劫歸來,抑或是因為看到了難得的帥哥呢?

雖然她老是抱怨妹妹有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事沒事就對路邊的帥哥一見鍾情,但直到今日,藍雪惟終於能夠瞭解妹妹的心情了。

看到這等極品帥哥,怎麼可能不心動啊?!

另一方面,一瞧清楚藍雪惟的模樣,男子似乎有些瞭解明明在座有五個人,醉漢卻偏偏死纏著她不放。

她擁有一身我見猶憐的甜美氣質,帶了幾分怯生生的美麗笑容更是迷人,漂亮的大眼睛又圓又亮,還水汪汪地,就像一隻誤闖叢林的小兔子,讓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懷裏好好保護。

雖然懷疑醉漢是否看得清她的美好,但男子不但看清了,而且為她心動不已。

在座的五名女子各具特色、亦樣貌姣好,但只有她,讓他頓時眼睛為之一亮,視線再也無法從她身上移開。

毫無理由地,他想要知道她的名字、想要更瞭解她、想要與她認識……

男子從沒想過自己竟對一名陌生女子如此感興趣,但事情就這麼發生了。

“……如果可以的話,今天你在店裏的消費就由我們買單吧?”陸杏怡提議,她這輩子還沒有付錢付得這麼甘願過。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

“不用了,只是一點小事,怎麼好意思讓你們破費。”

男子露出溫柔的笑容,他的笑容相當真誠,對於才剛經歷過性騷擾的藍雪惟等人來說,眼前這個男人不啻是新好男人的最佳典範。

正當藍雪惟也想堅持自己非請客不可,忽地一陣手機鈴聲響起,男子低頭,顯然是他的手機——

“是我……你確定嗎?!”

一聽到來電者傳來的訊息,男子臉色微變。沒想到先前談妥的合約竟然出現變數,聽著來電者不斷哀號的字句,看來自己非得立刻趕過去不可。

“好的,我立刻過去。嗯……大概只要幾分鐘……”

帶著幾分不舍,男子又多瞧了藍雪惟幾眼。
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
真是可惜呐,自己難得會這麼想認識一個人,偏偏現下的狀況不容得他悠悠哉哉地留下來陪女人聊天,畢竟現在的工作績效可是會大大影響他的未來。

男子朝她們歉然一笑,然後朝店裏頭稍稍舉手揮了一下,向一同前來的朋友打了個招呼,然後便快步離去,準備回公司收拾殘局。

男子飄然離去的身影、灑落一身的翩翩風采讓藍雪惟等人忍不住發出讚歎聲。

雖然今晚才發生過不好的事,但能夠遇到帥哥來英雄救美也算是幸運。只可惜藍恬霏不在現場,否則她應該會立刻對這位帥哥一見鍾情吧,因為藍恬霏的特技就是對帥哥一見鍾情啊。

不過,都已經失戀五十次了,那丫頭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學乖,放棄這個“對帥哥一見鍾情”的無聊興趣呢?

“哈囉,你們朝外頭看什麼啊?有什麼好東西嗎?”

活力十足的招呼聲是來自剛剛才從洗手間回來的藍恬霏,她疑惑地看看同伴,不解她們為什麼全都是一副“看到好東西”的樣子?
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
“恬霏,你回來啦?”藍雪惟率先回過神,對妹妹露出燦爛一笑。

“是有什麼好事發生嗎?不然你們怎麼笑得一副花癡樣?”藍恬霏問得露骨,實在是因為她太疑惑了,其他人又光是笑而不答,真是急死她了。

“我們回去吧?我不想再多待了。”沒回答妹妹的問題,藍雪惟提議道。既然人家都離開了,又何必告訴妹妹,讓她遺憾自己沒機會遇上這個新好男人?

太清楚妹妹的性子,藍雪惟直覺地選擇一條最省事的方法。
高雄外送茶-在到那裏還是再到外送茶
再說,經過剛剛的事件,現在藍雪惟只想早點上床休息。而且她也想早早離開這家店,因為趕走了一個醉鬼色狼,天知道還會不會再出現另一個色狼呢?

她們的救美英雄已經走人了,下一次也不知會不會再有人挺身而出,藍雪惟可不想去賭這個可能性。